首页 > 中医中药 > 祝谌予治疗糖尿病特效方--极效
2019
04-20

祝谌予治疗糖尿病特效方--极效

祝谌予治疗糖尿病特效方--极效
祝谌予,1914年出生,是北京城望族,也是旧北京城四大名医之一施今墨的嫡传弟子。他18岁时母亲病故,立志学医悬壶济世,投身于名医施今墨名下,深得施今墨的真传。1939年,施今墨送祝谌予去日本系统学习了四年的西医课程,使祝谌予在中西医结合方面颇有建树。祝谌予在世时任北京协和医院主任医师和中医科主任,中国中医药学会理事、中国中西医结合研究会副理事长、北京市政协副主席、北京市委主任委员等职。享受国务院颁发的“政府特殊津贴”。他擅长治疗内科病和妇科病,对糖尿病有独到的见解,用观察糖尿病人舌下的静脉瘀血和活血化瘀药物治疗糖尿病,临床疗效良好。
糖尿病是世界性的医学难题,成为威胁人类健康的三大疾病之一。有人称糖尿病为“不死的癌症”。目前,西药降糖药物是治疗糖尿病的主流。但是,随着病程的延长,许多经西药治疗的患者会出现血糖控制越来越差的问题。因此,很多人尝试用中医药治疗糖尿病或控制血糖。
西医将糖尿病分为依赖胰岛素糖尿病和非依赖胰岛素糖尿病两大类。中国非依赖胰岛素糖尿病人占多数。祝老将糖尿病分为气阴两虚型、阴虚火旺型、阴阳两虚型、气虚血瘀型、燥热入血型共5个类型。临床气阴两虚型最为常见。此型患者临床表现为“三多一少”既“多饮、多食、多尿和体重减少”,还有疲倦乏力、虚弱,易感风寒等症状。祝谌予治疗糖尿病的验方“降糖方”为治气阴两虚型糖尿病的基本方剂,有益气养阴活血的作用。
祝老总结了施今墨先生“苍术配元参、黄芪配山药”的用药特点,将其进一步发挥和发展为降糖对药方,即中药两两配伍,成对使用,他发现黄芪配生地的效果比黄芪配山药更好。他治疗长期使用胰岛素治疗的糖尿病人,采用活血化瘀法,可使胰岛素用量逐渐减少,以至停用。
祝老的糖尿病对药方——黄芪配生地降尿糖,苍术配元参降血糖,葛根配丹参养阴化淤标本兼治,已被用作治疗糖尿病的首选基本药物。
祝谌予治疗糖尿病特效验方

降糖方:生黄芪30克、生地30克 、苍术15克、玄参30克、葛根15克、丹参30克。每日1剂,水煎服,分早晚二次服用。(请遵医嘱加减)

加减:
1、尿糖不降者加花粉30克,也可加乌梅10克;尿糖严重者可再加黄芪30g、生地30g。
2、血糖不降者加人参或党参10克,知母10克,生石膏30克~60克、炙甘草3g、粳米9g。
3、血糖较高而中消易饥者加玉竹10克~15克、熟地30克。
4、尿中有酮体者加黄芩10克、黄连5克、茯苓15克、白术10克。
5、皮肤搔痒加白蒺黎10克、地肤子01~15克、白藓皮15克-、知母10g、黄柏10g。
6、下身搔痒加黄柏10克、知母10克、苦参15~20克。
7、失眠者加首乌10克、女贞子10克、白莲黎10克。
8、心悸加九节菖蒲10克、炒远志10克、生龙骨30克、生牡蛎30克。
9、大便溏泄者加薏苡仁20克、芡实米10克。
10、燥热明显伴有腰痛者加肉桂3克引火归元。
11、腰痛、下肢疲软无力者加桑寄生20克~30克、狗脊15克~30克。
12、糖尿病属气滞血瘀、气阴两伤,症见三多症状及舌质紫暗或暗淡,或有瘀点,或舌下静脉怒张,或面部有瘀斑,或有刺痛,疼痛固定不移等血瘀征象,及长期使用胰岛素治疗合并有血管病变,如冠心病、脉管炎,可加葛根15g、丹参15g及广木香、当归、益母草、赤芍、川芎等调气活血之品,疗效满意。
13、上消症状口渴明显者加绿豆衣10g、薏米15g。
14、表现为津少口干,口渴多饮,舌红少苔等症者加玄参30g、麦冬15g。
15、糖尿病表现为下消(肾消),症见多尿,小便混浊,如膏如脂或兼见下身瘙痒者必加:知母10g、黄柏10g、肉桂1~1.5g。
16、糖尿病运用胰岛素治疗不当所致的阴阳俱虚之症及类风湿性关节炎,表现为阴阳失调,功能紊乱,肾督亏虚之症,加地黄10~60g、仙灵脾10~30g.


以上药方是李晔学习祝老治疗糖尿病临床常用验方,极效。

      祝老治疗糖尿病重在养阴益气
消渴虽有热在肺、脾(胃)、肾之分,其病理则均为阴虚火盛。肾藏精,主水,为水之本,故其病本则在肾。前人对本病的治疗,一般取滋阴清热法,从肺、脾(胃)、肾三脏论治。祝师根据中医理论并结合他的老师施今墨先生的经验,认为消渴证虽有虚实之分,然三消之证多虚,病本在于肾虚。故治疗以增液汤合生脉散、玉锁丹,加苍术配玄参(降血糖)。
祝老临床治疗糖尿病常用药物有:苍术、玄参、生黄芪、山药、生地、熟地、党参、麦冬、五味子、五倍子、生龙骨(生牡砺代)等。
祝老之糖尿病基本方中之选用增液汤、生脉散和玉锁丹,因三方均从肺、脾、肾三脏滋养培本,清热益阴论治。增液汤以麦冬甘寒,生津清热,润肺养胃,偏于中上焦;以生地之甘苦寒,滋阴清热,补肝益肾,偏于下焦;以玄参之苦咸寒,培液清热入肺、胃、肾,作用于三焦。三药合用,养肺、胃、肾三脏之阴液,清上、中、下三焦之燥热。生脉散以党参补益脾肺之气,麦冬滋养肺胃之阴,五味子敛涩肺阴、肾精。三味配用重在肺、脾、肾三脏,益气生津敛阴。玉锁丹用五倍子入肺肾,酸敛涩精降火,龙骨入心、用、iff,甘涩固精潜阳安神。三者伍用敛精固精,降火安神,功在肺、脾、’肾。故上述3个成方再加黄茂配山药、玄参伍苍术两对药组成的基本方有滋阴清热,益气生津,敛气固精的功效。方中苍术、获荃健脾祛湿,补中寓消,滋而不腻,使燥热清,气阴复,能恢复肺、脾、胃肾诸脏功能,使水谷运化正常,三消之症自愈。基本方由3个古方组成,药味虽多,却不杂乱,且主次分明,酉己伍巧妙。
     据现代药理研究,基本方中苍术、黄芪、玄参、生地等,麦冬等有较好的降血糖、活血和抗菌作用。苍术与玄参能降血糖,黄茂与山药可降尿糖。苍术配玄参降血糖,黄芪配山药降尿糖,系施今墨先生的经验,许多人认为消渴病不宜应用辛燥的苍术,施今墨先生云:“用苍术治糖尿病,以其有‘敛脾精’的作用,苍术虽燥,但伍玄参之润,可制其短而用其长。”祝师在临床上,在辨证的基础上,单用苍术配玄参治疗糖尿病,获得降血糖的满意疗效。黄芪配山药降尿糖,是取黄茂的补中益气升阳、固滕理与山药益气阴、固肾精的作用,二药配用,益气生津,健脾补肾,涩精止遗,防止饮食精微的漏泄,使尿糖转为阴性。此外,如用单味生黄茂15~30g,煎汤代茶饮,对某些糖尿病人消除症状及降血糖、尿糖均有特效,与黄芪治蛋白尿似有相同的机理。总之,上述两对药,一气一阴,一脾一肾,从先后天二脏扶正培本,降血糖尿糖,确有卓效。
尿糖不降,重用天花粉、生地,或加乌梅、五味子;血糖不降,加人参白虎汤(人参可用党参代,知母、生石膏要重用);兼有高血压或冠心病,或夜间口干,舌如生刺者,加葛根、夏枯草、石解、生山植、丹参等:下身痛痒,加知母、黄柏;皮肤痉痒,加地肤子、苦参;失眠,加炒枣仁、女贞子、何首乌、白茨黎;心悸,加石营蒲、远志、生龙骨、生牡蝠;大便塘薄,加莲肉、芡实;自觉燥热殊甚,则用引火归原法,主方加肉桂3g;阳痪、腰冷、形寒肢冷者,主方加巴戟天、补骨脂、仙灵脾、附子、肉桂。
对于糖尿病合并其他慢性病者,应按标本、轻重、缓急,辨证与辨病相结合,再加上述两对药施治,可以取效。
治疗糖尿病,应坚持辨证与辨病施治相结合的原则,不拘泥于基本方。
若证属阴虚燥热,气阴两伤者,症见“三多”症状,口干、饮水量不太多,唇红,舌红,燥热身痒,或疖肿频生,用基本方治疗取效不显,当主于养血清热,予益气滋阴,用温清饮(黄答、黄连、黄柏、山桅、当归、川芍、赤芍、地黄),合上述两个药对施治。
      糖尿病患者阴虚火旺,煎熬津液,势必引起血液茹滞,运行不畅而致癖,即所谓“阴虚血滞”。
      气为血帅,血为气母,气运血,血载气。糖尿病患者阴血亏虚,气无所附,导致气虚。气虚血运无力而致癖,即所谓“气虚蚀留”。 临床上大多数病人舌质多表现为淡暗或红暗;或见rwK斑,或见舌下静脉青紫怒张;或见肌肤甲错;或病人主诉肢体麻木疼痛,口渴甚但饮水不多。常见的并发症,如冠心病、脑血管意外、高血压、眼底视网膜病变、周围神经炎等,其病理机制均为“血脉疲阻”所致。
倡活血化癖
       消渴病理机制为阴虚燥热,最后导致气血阴阳俱衰。“血癖”为本病之标,治疗时,应在辨证的基础上,以治本为主,活血化癖治标为辅,或标本并重。但活血化疲法要贯穿治疗的始终。即使疲血症状不明显,也应防患于未然.“疏其气血厂令其条达”。用药应多选用丹参、葛根、鸡血藤、赤芍、当归等养血活血之品,以防温燥伤阴,而达水增舟行之目的。
对于依赖胰岛素型糖尿病,长期注射胰岛素,血癖阻滞更甚,故更要重视活血化疲。
--中医马宁讲述


顶: 0踩: 0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