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中医中药 > 感冒
2021
11-25

感冒

关于感冒那些事儿

(一)

 最近春天气候寒热不调,很多人患感冒,有朋友让我再写一下感冒的防治。


在讲述感冒前,要告诉大家的是,中医看病,是一定要分清阴阳的,这是中医的基本思路,有的人写出一个方法,就让所有的人服用,这些人都是没有领会中医的治病的道理。


       那么感冒怎么分清阴阳呢?阴阳落实在感冒中,就是要分清寒热。


以前,中医把感冒分成风寒、风热等,其实这样是错误的,,其实风寒和风热不是感冒的分类,而是感冒的不同阶段,感冒都是又温度变化引起人体的机能障碍导致的,每个人的每次感冒,都会经过风寒和风热的阶段。


 


        首先,感冒第一时间是先在身体造成了一定的抑制状态,我们最明显的表现是体表发冷,要裹紧衣服,有的时候还流清鼻涕,打喷嚏,伤寒学派说这是外邪袭击了体表,温病学说语焉不详,中医管这叫风寒感冒,其实这是每次感冒的最初阶段。


        实际上,各位,这个阶段有的时候长点儿,可能持续个几天(甚至到发高烧了,中医说有里热了),有的时候则特别的短,几个小时,半天就过去了,因为它太短了,所以温病学家没有给予足够的关注,所以认为还有一种病上来就是表现为热证的呢。


       各位,这个感到体表发冷的阶段太重要了,这个时候病邪还没有深入,身体的抵抗机能还有能力一下就把它清除出去,因此一定要抓住这个时机啊!


      怎么办呢?抢时间解除抑制状态呗!方法其实很简单,任何能够刺激身体机能的食物饮料都可以,有的时候,甚至一杯热水都可以,通常,中医是用我们做菜用的大葱的白色的根部,切一下,加几片生姜(也是做菜用的),在水里稍微熬一下,注意,要一开锅就好,不要久熬,因为要的就是它那种刺激的成份,吴鞠通的话说是:“香气大出,即取服,勿过煎,肺药取轻清,过煮则味厚入中焦矣”(他在熬银翘散时说的)。


      我还经常让人用苏叶,也叫紫苏叶,药店有卖干的,各位可以在办公室里准备一小包,等到别人感冒了,你的身上突然发冷,立刻用开水泡一把,六七分钟后,就可以喝了。


       古代的时候是用麻黄、桂枝等药来解决这个问题的,现在不大用了,但是如果真是浑身冷得发抖,一点汗都没有,那还是要用《伤寒论》中的麻黄汤的,通常表现的用苏叶、葱白等就可以了,等到身上热了,不再发冷,就可以了,最好是微微出点汗,不要出大汗,也不要马上就去风口那儿站着。


       还有个方法就是用热水袋,放在被窝里,放的位置是在自己后背的肺俞穴附近,就是靠近肺的脊柱两旁,不远不近,不要烫到皮肤,这样睡觉,也可以帮助阳气生发,使得体内的抑制状态得到改变。


      这个阶段,中医叫外寒阶段。


这个时候如果咳嗽,可以选用中成药通宣理肺丸。这个方子里面基本是温药,可以帮助身体组织抵抗。此时治疗咳嗽不可以用寒凉的药物。


      如果在外寒的阶段处理及时,根据我的经验,一天的时间就可以把感冒给解除掉。


      如果您在这个阶段没有注意,那么,病邪继续深入,很快,就会到里热阶段。


 


       什么叫里热阶段呢?这又是怎么回事儿呢?原来,就是外邪深入,体内的抵抗力量开始和外邪展开了激烈的斗争,你的身体的很多地方都成了战场,此时的表现是:一派热证,咽红,咽痛,发烧,身体骨节酸痛,咳嗽等等,诊断指证是痰黄、鼻涕黄,咽喉疼痛,体温上升。大家一定要记住这些内容,我经常通过痰和鼻涕来分析。这个阶段张仲景在《伤寒论》里也有论述,比如白虎汤证等,但是由于那个时代可以使用的药物不多,所以论述得比较简单,后世到了清朝,可用的药物多了,温病学家们在此处增加很多内容,很好,但是,增加多了他们就觉得这是自己发明的了,不是张仲景论述过的,于是就另立山头,创立了温病理论,实际上就是张仲景论述的里热的这个阶段,只是温病学家又在此处根据不同的坐标体系,增加了卫气营血几个层次而已。


       这个阶段怎么办呢?扁桃体开始发炎了,开始咳嗽了,这些都让人无比的难受啊!


此时的方法是,用温病学家们的清里热的方法。


       一个简单的药物组合是:双黄连口服液(各个药店都有卖的),就是双花(金银花的别称)、黄芩、连翘,简称双黄连。


        如果严重些,我倒是建议各位,如果您方便,可以自己去药店买来草药,自己熬一下,下面的这个方子是我经常用的,大家可以参考一下:


       基本的方子也就是:双花十克、连翘十五克、白僵蚕十克(捣)、公英十克、地丁十克、射干六克、苏叶六克(苏叶要熬好药闭火时后下,泡十分钟就可以。


        如果咳嗽痰黄可以加上浙贝母、枇杷叶各十克。


          这个方子里面的白僵蚕对咽喉疼痛效果非常的好。熬好药以后,要像喝茶一样地喝,随热随喝,不能一天喝两次就算了,要不断地喝,使得药力持续。


        是热证,为什么要加上解表的苏叶呢?这是我的经验,感冒基本上没有纯粹的热证,在里热的同时,一定有各种程度的外寒,一定要配合解表,否则效果不好,如果真的全部都是里热证了,那个病一定是极其的严重了。


         一般情况下,在喝几副这样的中药后,内热就可以解除了。


          我以前在方子里面还加入了防风和荆芥,现在给去掉了,因为加入后可以导致身体抵抗的增加,会出现发烧的情况,实际这是抵抗强烈的缘故,但是恐怕大家会害怕,所以如果大家自己服药,还是去掉的好,这样就平稳了。


         一般如果内热的阶段处理及时,我的经验是:基本可以在两天以内解决掉感冒(有的人症状的减轻过程会持续几天)。但是绝对不会再发展。


          但是要记住,在感冒的时候,要清淡饮食,不要大鱼大肉,否则会导致感冒迅速发展。


          感冒还会引起人体更深入的病变,比如伤寒学派说的少阴证等,这就不是大家自己能够解决的了,所以我的建议是,如果用我说的方法,两天没有解决问题的话,就去附近找医生求助。


      

          总之,要诀是:要分清自己感冒的寒热状态,只有这样,才能对证调理。


           感冒还有暑湿感冒等,但是在春天很少会遇到,等到以后我再讲吧。

(二)

湿气引起的感冒也分阴阳

总有朋友问我:为什么你总是写感冒?难道你只会治疗感冒?


是啊,我为什么总是写感冒呢?


原来,这源于我在学医之初的切身经历。


我老家住在东北,天气经常冷,每到流感季节,整个城市我估计会有几十万人患感冒,总是身边到处有人感冒,走在商场里,鼻子声重的人随处可见,医院的打点滴的地方要排队等候。


我当时很困惑,难道没有人管这样的事情吗?(说这话得罪有关部门了),不过确实没有人出来,说此时该怎么办,这使得我深受刺激,一直到今天,我都记得这种愤恨的情绪,这导致后来在非典一开始发作,我就直接打电话(现在想太不懂办事程序了),然后发传真给国家疾控中心,告诉他们要用五运六气来分析这个病情,当时大家对这个非典还没有那么重视,更没有考虑中医的建议,结果我打电话问,传真收到了吗?回答是收到了,然后就没有了下文。


现在国家对疫情的措施我觉得已经很成熟了,和非典初期相比不可同日而语。


话说回来,当时看到流感肆虐,我很着急,于是我又找了一位著名的《伤寒论》的专家(那个时候我还是学生,现在想来很多管闲事了),希望能研究流感给政府提供资讯,结果老专家笑笑,不置可否。


最令我颜面尽失的是,当我自己感冒的时候,我也很迷惑,开始感冒了,我就拿着教科书开始分析,自己是风寒感冒还是风热感冒,结果等到感冒好了,也没有分析出来。


大家可不要小瞧这个感冒啊,其实人类医学史上,最霸道的敌人就是感冒了,因为感冒死亡的人数是传染病中最多的,感冒病毒的变异速度之快,远远的超出了疫苗的研制速度——病毒是一夜之间就变异,疫苗的研制速度大家就都知道了。


临床上,感冒可以引起很多严重的疾病,比如心肌炎、肾炎等,因为人体和感冒病毒斗争的代谢产物会随着血液行走,最后停留在上述部位,导致这些疾病。


有的时候,感冒并不直接导致死亡,但是如果身体有其他疾病,感冒则会使得病情异常复杂,最后导致死亡。


 


在经历了很长时间的思考后,我觉得,医学工作者,首先要知道如何治疗感冒,这是第一步功课,然后才有资格去治疗其他的疾病,甚至我会这样说:别轻视感冒这个小病,一个医生,真的能够把感冒处理好,就很不错了。


 


那么,中医是怎么认识这些外来的疾病的呢?


传统的中医认为,世界上有六种邪气,叫风、寒、暑、湿、燥、火,这些邪气侵入人体,就导致了疾病,包括感冒。


这种说法对吗?这六种邪气里面,除了湿邪我们可以看到,是有形之邪以外,其他的都看不到,对中医质疑的人总是说:“寒邪是什么?你拿出来我看看,分析一下?”


其实,这里面真正的道理是,世界上的邪气是可以分析的,比如感冒病毒,它就是感冒病毒,它本身并不带有寒热的性质,民国的医生祝味菊说邪气就分两种:有机之邪和无机之邪,有机之邪会繁殖,如感冒病毒,无机之邪不会繁殖,如砒霜。


那么,为什么我们会把风寒暑湿燥火说成是邪气呢?


原来,古人不擅长化学分析,对真正的病原体了解不够,所以他们采取了一个聪明的方法,就是我漠视你,我只是分析到底是什么原因,导致了你发病,这个原因是什么,我只把疾病和这个原因对应,这样也就控制你的发作了。


所以,这六种邪气我们古代称它为六淫,意思是:这六种东西本来是大自然的正常现象,叫六气,但是如果过分了(淫是过分的意思),就会造成人体也相应地失调,病邪就来了,因此我们只要控制这六淫就可以了,如果我们通过改变这六淫,使得身体正常运转了,那么你自己就把外邪给清除了。


那么中医治疗这种病的思路就是,我分析你每个人,看你身体到底受什么因素影响了,是处于寒的状态,还是热的状态,然后我调整就可以了,我相信你的自身能力,等你自己恢复了运转,那么就把外邪清除了。


有的人问,这么做不麻烦吗?要分析每个人的状态?其实,这也是古人聪明的地方(不知道是否是误打误撞至此的),如果您分析病毒那边,病毒整天变异,那才真是累呢,估计您永远也赶不上,而中医相当于以逸待劳,反正人体就是这么几种反应,你病毒变异去吧,累死你,我不去理会你,我只看最后你病毒和环境在我的身体产生了这几种反应中的哪种,然后调整就是了。


这种变化,是环境、病毒、人体自身素质的综合影响结果,古人就给分成了几类。


所以,中医是以这几种分类,来应付病毒的千变万化,所以以简驭繁也。


 


下面我用湿这个因素来做例子。


湿气从哪里来?从大自然来,从我们自己的体内来。


大自然湿气重了,比如桑拿天(这两天北京又开始了,很危险),比如说江南水乡,整个的环境湿气都重,这也导致人体出现相应的变化。


我们体内的湿气来源很多,有的人无度地饮茶,有的人吃的太肥甘厚腻了,导致脾胃不能运化,都会产生湿气,有时阳气不足,也导致湿气无以化去——本来喝的水不多,但是代谢得更少,这也是导致内湿的原因。


但是,大家记住,湿气本身并不是感冒的病原体,我们称湿气为邪气,但是湿气本身并不直接导致感冒,只有湿气使得你的身体运转异常了,那么,感冒病毒就来了,最终使得你感冒了。


各位需要了解的是:湿是六淫中唯一的有形之邪,其他的四淫都可以和湿结合,比如暑湿,寒湿,湿热,风湿,只有燥和湿相反,所以没有结合。


本来是“湿为阴邪,非温不化”的,但是这么一结合,湿就也出来寒热了。


所以,在治疗湿气引起的感冒的时候,也是要分阴阳的,这个分阴阳的思路大家要记住,这是中医的原则。


 


如果寒气和湿气结合,导致人体紊乱,那么人体会出现舌苔白厚,身体发冷,头晕头重像戴着帽子,胸闷,最明显的,是脾胃往往出现问题,有腹痛、欲呕,腹泻等问题,此时感冒病毒也及时的加入了进来。这就形成了我们通常说的寒湿感冒(如果脾胃症状严重,我们也称呼为胃肠型感冒)。


此时怎么治疗呢?不用去想办法杀灭感冒病毒,其实到今天为止西医也没办法杀灭它,怎么办?我们就是去把寒湿去掉就可以了。


这种感冒证候,大家记住,越是打抗生素就越重,很多人患此病发烧,打点滴,是高烧不退。


怎么办呢?老祖宗为我们找出了方法,在宋朝的《太平惠民和剂局方》中,有个藿香正气散,就是治疗这个病的。


举个例子,我有个朋友的妻子,是位演员,突然有一天给我打电话,说他们夫妻两人一起去南方旅游,结果我朋友旅游后转飞机去了别处,她自己回来了,回到家里就开始泻肚子,同时发烧,非常的难受,一个人害怕得不得了,怕突然病重,问我怎么办,是否需要去医院点滴?我当时在电话里分析了一下她的情况,然后问她,还能行动吗?她说还可以,于是我就让她下楼去买了藿香正气软胶囊,然后开始服用,第二天早晨告诉我消息。


结果第二天,她告诉我已经基本没有问题了。


其见效如此之快。


这里面,有个使用藿香正气的诀窍,就是如果这个人泻肚子,那么最好服用藿香正气丸或者软胶囊,因为这样药力可以偏下;如果是呕吐,最好服用藿香正气水,因为这样药力偏上,如果吐泻,则两者都用,这是我在应用中得到的体会。


这样的例子很多,我身边的朋友很是受益,后来我看很多人自己都学会识别寒湿导致的感冒了。


这种寒湿感冒,在旅游的时候最容易发生,比如去了大山里面,寒湿都重,就容易出现此种病症。


 


另外的一种是湿热感冒,这一般是夏天的桑拿天搞的,南方也比较多。此时的症状,往往也是发烧,头晕,如同带着帽子,有时也微微发冷,经常怕风,胸闷,尿不多,黄,最明显的指证是舌苔满布,有的时候还是淡淡的黄色。


此时,我们的治疗原则也是去湿,同时清热,但是记住不能用解毒的药物,我的“感冒四味”此时不能应用,基本上湿气不除,解毒是没有大的用处的。


这个时候,我们要用吴鞠通的三仁汤,我在《神医这样看病》中吴鞠通的故事里写了这个方子的应用,其实这个方子一点杀灭感冒病毒的东西都没有,就是杏仁、白蔻仁、薏苡仁,这三仁,加上半夏,竹叶,厚朴,通草,这几味药,如果舌苔黄,也可以少少的加入黄芩,黄连,但是一定要少量,三、五克就可以了。


这个方子里的三仁都是去湿的,其中杏仁开肺气,中医认为肺为水之上源,白蔻仁开中焦之气,薏苡仁邪下焦水湿。水湿一去,则身体自己就开始恢复了。


根据我的体会,这种感冒用三仁汤以后,恢复得也极其迅速,往往是一两天就可以解决问题了。


 


这种湿气引起人体的紊乱,导致感冒病毒的入侵,希望大家能够记住,自己感冒的时候,看看天气的情况,想想发病原因,则会心里有谱了。


 


在这次全球流感之前,我看中央电视台请了北京协和医院还有301医院的三位大专家谈论感冒,其中的两位说:“感冒就是回家多喝水,然后休息七天,自己就好了。人家美国也是这样做的。”


我还把这个事情写进书里面了,结果余音未落,就发生了甲型H1N1流感,美国也没敢让患者回家喝七天的水。我看我们的政府也没敢像这些大专家那样大意。


其实,我一直建议西医多了解一下中医,我们的老祖宗很聪明,早就总结了很多有用的思路,现在疫情还是很紧急,北京刚刚又确诊了一例甲型H1N1流感患者,这位从加拿大回来后,和朋友在饭店聚会,然后上周五做地铁十号线走了很远,估计流感病毒已经很多人都接触了,但是并没有整个车厢的人都发病,为什么?因为有正气在,我们自己把这个病毒给杀灭了。


我的老祖宗很重视人体自己的能力,治病的思路就是帮助我们身体清除障碍,然后让他自己去抗敌,这应该是对付这种感冒的一个好的思路。


前几天,有个杂志采访我,我用一上午的时间把这个道理和他们讲了,今天再写一遍,希望有更多的人了解。


 


到这里,一般感冒的寒热阶段,和特殊的湿气感冒,我都介绍完全了,一般情况下,大家如果理解了,就自己也可以控制感冒这个小病了。下面我会给大家介绍如何调理咳嗽的。



顶: 0踩: 0

本文》有 0 条评论

留下一个回复